• 杭州棟華實業投資有限公司

    新聞動態
    快速鏈接
    您現在的位置:首頁 > 新聞中心

    浙江東華纖維:做真正有技術含量的差別化纖維-集團總裁沈國鋒接受中國紗線網采訪

    紡織產品的創新需要產業鏈的聯動與合作,產業聯盟必須是縱向的,才能真正推動新產品的成功應用。
    王果剛:沈總非常重視創新,現在您有些什么手段來做這些創新,來做些鋪墊工作呢?
    沈國鋒:兩方面,現實的一點,不要脫離市場,就是整個下游企業,因為現在往往每個段落都做自己的事情,但是創新是個系統性的東西。比方說原材料創新,紗線創新,面料織造創新,染整創新,這四個點是必須的,你才能做出好的面料,面料出來了以后,又要有服裝廠試用,這五個點,每個人都要有共同的意識。我們國內都是單個的,我是做短纖的,一個是紡紗的,一個是做面料的,還有一個是做染整的,都是分散的,所以要選擇志同道合的企業串起來去創新,要鼓勵一條線上的創新,斷層式的思維對創新是不利的。
    王果剛:那么現在沈總您跟下游之間有一些緊密的合作關系嗎?
    沈國鋒:有一點,但是不滿意,我覺得在參與經營的過程當中,有些人士要有這樣的意識,老總也好,業務員也好,跟客戶交流的時候,要把這種意識樹立起來、串起來,這種創新相對來說比較務實一點,我們聯合創新,然后有人去試,有人去用,這樣才行。有很多創新,比如說學校里的創新之所以不太成功,就因為是靠單獨的創新,或者說是為創新而創新,沒走到應用的概念,如果我們把創新跟市場結合起來,這個創新就馬上會轉化成結果。
    王果剛:要有人來做這個組合工作。
    沈國鋒:是的,技術再好,沒人來了解,沒人來買,終究是沒用的。所以我覺得企業作為創新的主體,可以做更多的事情,每一個從業人員要有這種意識。以前是循序漸進的時候,只要我膽子大,我做出來的總有人要,但現在不一樣了,我還要變著法子做出新的東西來。
    王果剛:沈總,對振亞來說,我覺得您首先應該要有創新的一些基本條件,您所講的那種一條龍,最關鍵的就是這個頭,這個頭一般來講是纖維。纖維的生產研發者好像也有成功的案例,比如蘭精公司最早搞的“蘭精俱樂部”,有那種概念在里面,它是牽這個頭的。
    沈國鋒:對這個問題前段時間我們也有過深層次的思考,我們屬于上游,上游往下推容易,如果我是下游,比如說紡織就會難一些,因為還要往上推。紡織要推動紗線市場,還要推動類似我們東華的這種原料廠,就難一點。如果是東華來推,我認為好推一點,我可以找紡紗廠做出來紗線然后織成面料,面料廠也會很喜歡。人都有惰性,做簡單產品有錢賺的時候都不要動腦筋,現在簡單的產品沒錢賺了,大家還是會動點腦筋,勤快一點,給他一個信息,他還是有點動力的。
    王果剛:我覺得沈總您具備這個條件:第一,剛才我聽了您的理念,其實您是有一個遠大目標的、眼光比較高的人;第二,企業實力也比較強,這里面我看東華已經做了很多儲備,包括硬件、軟件、人才,未來的目標也很清晰,所以我覺得沈總您倒是有條件做這件事情。
    沈國鋒:最好還是要合作,尤其是像中國紗線網這種公共平臺。
    王果剛:沈總,我們愿意介入。
    沈國鋒:我們有朦朧的意識,但真正如何清晰地做,還是要動手,動了手以后才能慢慢地理清楚這個主題。現在有朦朧的意識,必須要這么做,這么做的話還是需要在實際過程當中把它固化下來,我相信我的這個理念是在事業上有追求的人都會想到和愿意的,我相信有很多人會呼應。
    王果剛:沈總,最好是要有一批追隨者,包括紡紗廠、織布廠、服裝廠。
    沈國鋒:是的,而且這件事情做好了對大家都有益。對每個人都有益的事情,他們的積極性就會不一樣。
    王果剛:我參加過幾乎所有的所謂的產業聯盟,產業聯盟朦朦朧朧有那種意識在里面。
    沈國鋒:產業聯盟的話,你會發現一個特點,太過平面化,都是單一的、同行當中的產業聯盟。
    王果剛:產業聯盟現在有幾個問題,如果您將來要搞的話,可以參考一下這些情況:第一,您講的平面化模式,也就是紡紗廠為主,然后化纖廠牽頭,因為紡紗廠是化纖廠的直接用戶,加入聯盟之后,原料價格便宜一點,不是聯盟成員的價格貴一點,然后聯盟成員開可以享受一些優惠政策如賒賬等,這實際上是一種銷售手段,這個平面有時候還會帶來相互之間的打架和競爭;第二,現在的聯盟模式有個很大的問題,就是營銷上面討論得比較多,但是研發上面討論得比較少,一個新產品,究竟應該設計怎樣的一款紗線往下游推,想要滿足消費者和引領市場,必須要不停地變換,是不是要建一個公共平臺?這方面蘭精做得不錯,專門開發很多款面料,所有的客人都能共享,紡紗廠拿著這些面料去推廣的時候就會有很多便利之處,這個環節很少有人重視。
    沈國鋒:服裝這個東西,以面料為主,才可以整合一個縱向的產業聯盟,不是橫向。
    王果剛:對,要縱向,這兩條是所有聯盟很難具備的。
    沈國鋒:創造一個平臺,你來倡導一下是可以的。如果我作為這個縱向當中的幾個點,我是非常愿意的。
    王果剛:第三,這也是最大的問題,您提倡的志同道合很難達成,企業都各打一本帳,沒有一個志同道合的理念,合作不起來,到最后都要打架的。
    沈國鋒:說沒毛病也不現實,但是這個還是需要堅持,因為這個東西堅持下來對參與的人都是有益的,他們是受益者,那么自己也就會去維護。
    王果剛:沈總,我們有時間可以再深入探討。
    沈國鋒:我們往往也是這種情況,比如說下游需要一個產品來找 我,我們也傾注了很大的精力開發出一種原料,企業拿去用了,下面還會有幾個段落,在推力不夠的情況下很多都不了了之,所以我覺得在提法上面我們要精準,縱向的一個產業聯盟,目的只有一個,大家通過不斷地創新,使每個點的企業都得到更多的優勢。
    王果剛:對,實際上是一種創新的組合。
    沈國鋒:企業有沒有一種創新的意識,如果你意識到,那你參與到我們這個聯盟里來。這種創新的聯盟不宜太大,比方說每個段落可能兩三家,足夠了,前期不能太多。
    王果剛:前期一定要小,而且還要控制。
    浙江東華差別化纖維年產能近7萬噸,目前以滌綸短纖為主。
    基于雄厚的研發實力,浙江東華正積極拓展產品范圍,未來將涉足維綸、無紡、產業用紡織品等領域。
    王果剛:現在您這邊總的產能有多少?
    沈國鋒:就現在國內做差別化功能性短纖的企業來講,除了五家上市企業,他們是做毛紡的,如果是做差別化滌綸這方面,我們潛力是最大的。
    王果剛:一年會達到多少?
    沈國鋒:如果算上陽離子短纖的話,有7萬噸。這么多年做得也不算太艱苦,但是也有點磕磕絆絆,國內很多廠家在理念上還是有差異。
    王果剛:沈總,我們紗線網有6萬多網友,幾千家棉紡廠,下游還有5萬個買家,他們可能會經常來看,對一些新的品種也都有興趣,所以請沈總能不能介紹一下產品、技術等方面有沒有令人感興趣的一些新品種?也包括振亞在這方面的一些優勢,比如技術研發方面等。
    沈國鋒:這兩年是這樣的,客戶想問我們拿新的東西,說實在的我 們有一點無奈,因為現在包括這兩年主要是圍繞組合,無非是異形、功能性和有色,其它的再結合一個改性的。但是說實在的一些課題類的東西,比如超仿棉、抗起毛起球類,客戶現在比較關注這些產品,但是他可能也知道,要從滌綸上面一下子改變,其實是很難的。所以下游客戶比如說在起毛起球上,他更愿意在紡紗工藝上面實現,而不太愿意再花很大的心思來找這種原料,這也體現了上下游企業聯動性的必要性。
      作為我們來講,有一個優勢,因為我們自己原來是做織造出身的,很多客戶可能會拿布樣過來,讓我們給他分析一下,我們基本上第二天就可以反饋給他,大致的比例,什么成分等等,他可以把這個產品很迅速地延續下來,這是我們的一個優勢。另外我們跟東華大學、浙江理工大學也有合作,可能更多的是他們有一些課題需要我們來協助,也有可能我們給他試一批短纖。包括超仿棉的東西,我們也在動腦筋。做我們這個段落的,王總是專家,我們又不難,只是一個物理變化,其實更多的是要在粉體那一塊做文章,所以我們現在與一些粉體廠家也有很大的聯系。我們現在甚至覺得作為廠家有點羞愧,有些都沒有貿易商的消息來得快,為什么這么多的品牌廠商會先找貿易商,再找我們,現在我們也開始在反思這個問題。
    王果剛:如果將來有產業聯盟,這個信息的反饋就會非常快,所以這個平臺真的很需要。
    沈國鋒:我們一直立足于輕紡,我們對新產品一直很重視,現在有不少企業都在做的一個產品,比如PPS的聚苯硫醚,這個產品我們是國家標準的起草單位。目前就產量來講,這個市場還是很小的,隨著PM2.5排放的要求,包括對過濾性能的要求,其實在我們這邊已經可以做文章了,比如說我們的纖維,粗旦的可以改成細的,增加它的過濾性能,包括可以通過十字形、三葉形來增加它的過濾性,我們還可以把民用的轉到工業用上。我們目前還在考察一個維綸的項目,想跳出滌綸,原來是說把滌綸改性以后接近其它的性能,但是我們想,利用我們現有的設備能不能嘗試著做一些其它的產品,跳出傳統思維,變化也就更多一些。
    王果剛:我想東華現在應該有一幫人在專門研究這方面的技術?
    沈國鋒:是的,我們擁有一個省級的研發中心,而且馬上要申報國家級。人才引進方面,前期是十化纖的張廠長幫我們弄,他每個月都會過來,現在已經70歲了。去年我們引進了一個工程師,叫朱毅,原來是上海聯吉這家老國有企業的技術中心主任,現在是我們的總工,他進來剛開始幫我們把控產品質量,因為國營單位的質量把控還是比較規范的,從6月份開始我們的銷售也開始帶著他出去,想要在下游找一些亮點的東西。我們一直在做一些文章,我們不是要做虛的,而是想實實在在做一點東西。
    王果剛:沈總剛才有句話給了我們很大的信心,就是“振亞將來的日子會很好過”,因為企業還是要靠科技支撐,創新支撐。
    沈國鋒:創新、人員、設備、銷售、客戶要緊密結合在一起,包括我們可以跳出思維,可以做到工程類的,為什么不考慮做其他的新品種呢,也可以有這種思路。
    王果剛:現在這個領域除了紡織服裝用紗,還有產業用的,工程用的紡紗。
    沈國鋒:包括無紡,我們也做了很多,比如水刺無紡布中的尿不濕。尿不濕會用到常溫的陽離子纖維,因為用它的親水性,而且比較柔軟,比起傳統的棉產品,它在價格上肯定也具有一定優勢。無紡現在的發展很快,我們跟無紡這一塊也在積極地交流。
    王果剛:紗線網會全力配合東華纖維,無論是牽線搭橋,還是提供線索。
    沈國鋒:感謝王總為我們紡織界提供了這樣的一個平臺,跟你聊的過程當中,一些好的想法我也有很多共鳴,希望下一次有機會繼續深入溝通。
    王果剛:好,期待沈總可以到紗線網做客! 

    在线观看未禁18免费视频,精品国产亚洲一区二区三区,亚洲.国产.欧美一区二区三区,国产亚洲一区二区手机在线观看